2020年3月10日星期二

Brexit英國脫歐進程--2019年3月英民期望、英政客和歐盟的盤算

前首相David Cameron卡梅倫在2016年一次魯莽的誤判, 將英國推進了Brexit脫歐這個已經纏擾國家3年的旋渦.  於2016年6月23日, 在工黨Jeremy Corbyn郝爾彬和保守黨Boris Johnson約翰遜的推波助瀾下, 51.9%英民在公投中, 選擇了脫歐, 他們期望從歐陸控制的歐盟中獲得解脫, 和從解脫中獲得自主生活和發展的自己權利.
卡梅倫是英國精英階層的尖子, 脫歐並不是其政治構想, 他本來盤算是掃除對歐盟關係的執政障礙, 並爭取連任. 但結果他需要對給予在野工黨政治激素這個意外負上責任, 被迫將相位讓予Theresa May文翠珊.  從那一刻開始, 英國就已走入一片荊棘的爛地.  無論國民怎樣思考、怎樣豁達, 都要面對前途並不如想像般光明的現實.
截至2019年3月14日, 英國下議院的政客, 無論是執政保守黨和在野工黨, 都否決了根歐盟協議的脫歐議案、其尋求解決愛爾蘭硬邊界的保底議案和各項修正案. 更否決了無協議下硬脫歐的議案, 和二次公投的修正案.  面對3月29日11pm的里斯本條約50條法定脫歐期限, 下議院就只大比數通過了壓後脫歐議案, 在這逃避責任的決議, 英首相理論上需要繼續爭取議會通過其脫歐法案, 並延後脫歐時間至6月30日. 如法案無法達成, 則需要將脫歐時間進一步延後. 這議案需要歐盟27國同意, 不竟里斯本是多方條約, 並不是英國單方說了就算.
說白了, 歐盟樂見英國這個政治困亂局, 並無大力遣責英國逃避現實這違背歐盟理念的作為, 由於要防止歐盟在希臘、葡萄牙和意大利不穩下, 出現骨牌式崩塌.  但歐盟把局勢看得很清楚, 各勢力都不會在脫歐協議下作出讓步, 除非見到英國未來數月出現巨大政治變局, 並能避免對歐盟的穩定做成衝擊.  現實點, 首相文翠珊府已在懸崖邊跑了好一段路, 無論在野工黨和執政保守黨內的勢力, 正對相位和執政黨權力虎視眈眈, 文翠珊最可憐的, 就是她連自己何時和怎樣倒台都無能掌握. 她已注定是一個充滿失敗的首相, 或許將會是英國歷史上最能代表失敗的首相.
下一步, 英政客已大比數說明不容許做成更大震動的二次公投, 美其名守護民主.  英國無可避免地, 將需要提前大選, 約翰遜累積的政治力量, 極可能在大選前的未來60天內推倒文翠珊, 代表保守黨與工黨決戰.  脫歐已變成backdrop, 將成為選舉的布景.  如果英國仍有有人夢想順利脫歐, 將會是妄想.
英國在這情況下, 仍然需要參與歐洲議會5月底的選舉, 或者在7月履職時, 再決定是否辭職進行補選.
英民當然地期求穩定和自在的生活, 但相信這期望是難免面對衝擊. 有朋友剛從倫敦會來, 他說英國已開始展開清走歐洲非法居民的工作, 為數以百萬計. 好些已留在英國生活十多年的東歐藉歐盟護照留境人士, 已被要求辦理申領正式公民的申請, 一但被拒, 將要舉家離開. 據說他們聚居的社區罪案率亦因而飆高, 不竟這個社會的基層正面對極不明朗的未來, 當然他們本來承擔的勞苦工作亦沒有人願做.  當基層的房子因人去而留空, 這或揭示英民各階層要面對的不明朗未來, 英國脫歐的美好夢想確實已充滿變數.  英民只好按政客擺弄的民主機制, 作出選擇, 而這些選擇, 其實從來都並不由自主的.
2019年3月15日 香港

【油價危機】俄沙在聯手搶奪石油板塊多於鬥法

2020年3月8日, 沙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哈薩克在瑞士談判破裂, OPEC油組將減產協議的談判中止會議待續。 迅雷不及掩耳,沙地阿拉伯立即宣布增產及降低出口價格,令布蘭特及紐約期油價值幾小時內大幅暴跌近20%。 由年度每桶US$55大跌至US$33。俄羅斯於半日後反擊,宣布以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