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0日星期二

【香港局勢】香港抗爭與美國策反伊朗的什葉新月

如果說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是一位商人, 甚至塑造他政權為一個類似商業王國般, 官治班子因為高高在上的總統而不怎穩定、只會著眼於追逐實際利益而放棄了美國素有的一些核心價值、自願放棄世界警察角色等, 其實這只是從表象看美國. 而事實上, 美國的發展戰略, 已漸漸形成為可以用『一個更毫不掩飾地著重自身權益和永續能力的新世界警察』來形容.  
事實上, 放棄世界警察角色的並不是美國, 亦不是特朗普, 而歷史上只是在美國第44任總統奧巴馬的任期內發生, 尤其是他的中後期. 奧巴馬面對世界變得多極化是一直傾向採取放任態度, 因而發展出比較顯明的地區新局勢, 例如歐盟迅速發展出獨立於美國利益的外交和國防戰略、應對蘇聯和俄羅斯擴張的北約迅速變成法國總統馬克龍形容的『腦癱』狀態、中國因而自由地發展了其黃金十年並且成功將其軍力極速擴展到本來是美國軍事勢力範圍的南海和西太平洋、中東遜尼派壓制什葉派的局面瓦解而重回本來就未穩定的戰國狀態. 本文會從特朗普政權怎樣策反伊朗的什葉派勢力範圍看看美國的『新世界警察』角色和與香港抗爭運動的關係.
美國已重新部署, 不但利用核擴散去制裁伊朗經濟, 更以全新的不正面衝突方式策反伊朗勢力
美國一直想以制裁伊朗窒礙其勢力擴張和核武發展, 而沒有選擇直接衝突去軍事壓制. 採取禁止石油貿易防止伊朗取得資金發展核武, 而且進一步在聯合國層面推動國際禁貿. 但美國的制裁並不獲得歐洲、俄羅斯、中國、印度和伊朗盟國的認同, 他們都用各種方式突破, 導致伊朗不但獲得資金和技術仍然生存和發展, 其軍事勢力更不斷地利用什葉兄弟和支援革命的熱情擴張.
伊斯蘭教在世界的覆蓋, 其中以遜尼(Sunni)和什葉(Shia)兩派在教義上分支為主. 圖中藍色代表遜尼而綠色代表什葉的勢力分布.
傳統上, 伊朗一直是什葉派的權力中心, 而沙地阿拉伯就是遜尼派的權力中心, 兩國長久以來都存在敵我競爭狀態. 在伊朗的世界觀, 上圖就正正反映它的什葉勢力被遜尼圍堵的惡劣形勢. 在波斯的輝煌歷史和勇敢善戰的基因下, 伊朗一直沒有放棄以輸出革命去擴張勢力.
事實上, 什葉派佔多的伊斯蘭國家, 其實就只有伊朗、伊拉克、科威特、也門、黎巴嫩和阿塞拜疆. 伊朗要擴建勢力, 尤其是在奧巴馬時期放鬆了美國作為世界警察角色的時期, 就一直將輸出戰爭、革命和戰爭支援實際行動.
伊朗新月 (Iranian Cresent) 就是指伊朗北向連結伊拉克、敘利亞及黎巴嫩, 南向連結也門, 的地緣軍事政治勢力結盟
伊朗在中東因而輸出了3個不一樣的革命戰略. 在敘利亞這個遜尼為主的國度, 伊朗戰略地軍事支援頻臨被絕滅的亞薩德政權而獲得了軍事控制敘利亞的形勢; 在卡塔爾, 伊朗亦看準其王族受到沙地薩勒曼王朝欺壓, 而在老薩勒曼老邁的舊新交締時期謀求競爭的形勢, 而獲得軍事和政治結盟的機會; 在也門, 伊朗更肆無忌憚地建立及支援胡塞武裝力量, 直接革命推翻親沙地的政權. 伊朗的輸出革命就在奧巴馬時期續漸形成一個被形容為『伊朗新月』的地緣軍事戰略勢力範圍, 亦正正圍堵著遜尼的核心國沙地阿拉伯.
2019伊拉克暴亂 : 或起源於伊拉克青年長年不滿推翻侯塞因政權後, 社會毫無發展, 石油資源的開發沒有為國民帶來財富而且貧困而民不僚生, 從而受到香港抗爭啟蒙而發生的全國性暴亂.
就在伊朗新月形成的圍堵續漸強效的同時, 其中一個極之牢固的核心國伊拉克, 就出現了排山倒海和突如其來的衝擊. 伊拉克這場2019年10月展開的全國性暴亂, 甚至是革命, 與香港情況極之不同, 不是源於任何一個觸發點, 沒有蘊釀期, 而是由香港抗爭運動燃點本來的社會貧困情緒, 輸出人民從下而上發動革命的啟蒙. 這接近兩個月的伊拉克暴亂, 其實盡露歐美的協助和參與, 伊拉克武裝和示威者一共造成400人死亡, 當然是示威者死的佔多數. 伊拉克政府在初期已實施所有極端手段, 包括禁聚集、停課、宵禁、戒嚴、網禁、格殺令等, 但仍然出現各式各樣的突破點讓人民獲得訊息和聚集示威. 而且因為網禁, 訊息更變得肆無忌憚地煽情, 例如大屠殺和涉及褻瀆宗教的假消息更加強效地以衛星通訊和人傳人方式散播, 形成更大的革命情緒. 11月27日政府武裝在聖城納杰夫牽動了警民衝突, 一天內造成62人死亡, 年輕示威者佔多. 結果美國贏了而伊朗輸了. 28日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精神領袖割蓆要求同樣親伊朗的總理辭職. 29日總理確定辭職以平息民憤. 伊拉克革命算以成功作結.
北京所有宣傳機器都一直用上外部勢力搞港獨去包裝香港抗爭運動
伊拉克示威出乎意料地變成一場成功的革命. 它又怎樣驗證北京不斷重覆說『這是外部勢力的港獨圖謀』這立論? 
① 香港抗爭運動與伊拉克相同之處是一直累積寬闊而深層的民怨. 但在民怨爆發時有兩個顯然不同. 香港人沒有伊拉克人的叢林法則和革命情懷而更尋求文明地和平解決. 而且香港抗爭是存在早自2019年3月起的蘊釀期, 並不像伊拉克的突如其來. 從人民的本質區別和蘊釀期看, 香港抗爭並不是由外部勢力形成. 外交部的機械化文宣顯示其技窮和傲慢, 越離開事實就更顯示其更需改善的空間.
② 伊拉克與香港示威者相同之處是年輕為主而追求更好的未來, 但雙方其實在軍事訓練和知識上是差天共地的. 伊拉克政權一開始就用上了極權手段對付抗爭, 包括香港蘊釀過的網禁和宵禁. 但一般認為強效的這兩個對付暴亂的手段其實已過時, 結果在伊拉克形成革命的更大動力, 不只是越壓越抗, 還有訊息因網禁變成以訛傳訛而更具煽動性. 在訊息傳遞上, 美國特工和代理人身影遠遠比香港明確, 而且傳的都是煽動性文宣, 與香港示威者仍然追求事實判斷的情況完全不同.  能總結的是世界因教育越見發達, 而形成年輕人對將來主權的思考和訴求更具穿透力和堅毅性, 已不是老一套欺壓概念能平息.
③ 伊拉克革命的確受香港啟蒙, 但就在短時短兩個月成功推翻親伊朗政權, 和更具深層意義地令伊拉克什葉派精神領袖與伊朗割蓆. 儘管伊拉克人民用上了400條性命換來這結果. 這其實亦在警示北京需要謀求更和而不同的手法去讓台灣和香港人接受高度自治式的聯區統治.
④ 伊朗存在的意義不是因為其獨特的神權制度, 而是對波斯民族的情懷和其被遜尼包圍的亡國危機感, 因而衍生其世界上其中一個最擴張型的政權. 習近平下的中國其實是擁有近同的特質. 伊朗在南北開弓創造其伊朗新月戰略的同時, 本來牢固的伊拉克就經歷了這一敗役. 中國自後燈小平時期, 包括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 都一直信守老鄧交托的【韜光養晦】戰略, 儘管美國亦有其鬆懈的奧巴馬時期, 但【韜光養晦】戰略的確源源不絕地提供著中國開放改革在經濟發展上的保障環境. 在此刻折騰時期, 就是更多的國家認為中國擁有像伊朗那樣具擴張性的國家戰略, 已不只是與美博弈經濟發展上鬥爭的棋局, 而是中國怎樣的掘起更能站高站穩在世界舞台上. 更甚的是, 未來5~20年是中國消耗人口紅利已境困局的時期, 而像越南、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尼日利亞、蘇丹等更廉宜勞動力、人口紅利更優勝的國度將會陸續掘起並形成挑戰. 中國要更富強和更穩站世界舞台, 就必需適度迎合內外形勢, 對香港和台灣而言, 全面管治權的概念就像伊朗對伊拉克的神權一樣不靠譜, 反而尊重地區分別的高度自治才是地大物博中國更高效管治的未來.
潘焯鴻
中科監察主席

【油價危機】俄沙在聯手搶奪石油板塊多於鬥法

2020年3月8日, 沙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哈薩克在瑞士談判破裂, OPEC油組將減產協議的談判中止會議待續。 迅雷不及掩耳,沙地阿拉伯立即宣布增產及降低出口價格,令布蘭特及紐約期油價值幾小時內大幅暴跌近20%。 由年度每桶US$55大跌至US$33。俄羅斯於半日後反擊,宣布以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