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9日星期五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 (第一集)




2008年時,曾經親自與林鄭月娥面談。感覺良好,是政府中,屬於少數願意承擔挑戰、逆視官僚和願意破舊立新的負責任官員。

3年半過去,我有所體會。會陸續說出我的看法。

政務官出身的林鄭月娥,現在位處一個主要由技術部門支撐的發展局。因為林鄭月娥與其他政治任命官員顯然相對強勢,故給人固若金湯的感覺。但如果細心觀察其轄屬政策部門和署部的表現,就會輕嘆虛有其表、外強中乾!這不一定在於林鄭月娥的管治能力,而主要是來自她缺乏忠實助力!

林鄭月娥有些特性,就是堅毅不屈、勤力、獨立和信任表徵。在她身邊的人,無人不知!尤其是能力最有限那個政助。林太可知,獨個兒無論怎樣三頭六臂,都敵不過身邊人自私的現實。常說『以民為本』,或須要檢討、檢討、再檢討。

紅墈塌樓一役後,林鄭月娥火速制定先軟後硬的兩個針對性政策,分別是已處於欲罷不能的『樓宇更新大行動』和一步一驚心的『強制驗樓驗窗』。本來才預算10億元的『樓宇更新大行動』,民建聯比林鄭月娥更迅速和堅決地,發展成為35億元的政治功德。不知情的老街坊向我讚許民建聯,說她怎樣三頭六臂、怎樣從無到有為她取得畢生最大筆的4萬元資助!

盤據各區議會的歸邊政客,由中央部署發動,打著『樓宇更新大行動』的晃子,全面奪取本來是房協和市建局的專業權責,成為比iProA更早更有效地入屋入戶的政治籌碼。因為缺乏有效監管,本來針對舊樓失修的資助,絕大部份被用作利潤高昂的化妝工程,鬥快鬥多地將舊樓外表化妝、變成鮮豔奪目的市區怪物群紛至沓來!民建聯更倒轉槍頭,利用區議會『民意』通過議決,壓迫林鄭月娥放鬆銀根,結果本來10億元的良好意願,現在已超支到35億元,而且那些五彩繽紛的怪物群,並未做好結構和硬件的維修。他日『強制驗樓驗窗』一到,問題就會自動浮現!

民建聯的候任區議員,現在仍堅持愚弄不明所以的老街坊,大同新村就快要成為化上濃妝艷抹但仍百病纏身的老太婆!我十月已直接向林鄭月娥說得清清楚楚,但發展局仍缺乏揭止和改善問題的決心!這與紅灣半島不同,本來說明要用在樓宇公共地方內,結構和安全維修的公帑,為何會無端白事用在無濟於事的外牆化妝上?林鄭月娥、房協和市建局,您們算這個是最後通碟嗎?

近日,實在不明,為何林鄭月娥突然主動進攻鄉議局?如果身邊蠶臣管用,現在忙得不可開交的就不會是林瑞麟!在打擊僭建問題上,政府應該一視同仁,市區冤枉錯判和欺善怕惡的例子比目皆是!林鄭月娥不應將僭建問題局限在新界,尤其是它本來就是易於被邊緣化,市民眼中的特權階級!無論如何,鄉議局既然作為香港法律第1097章成立的法定機構,亦是代表原居民基本法第40條賦予的合法傳統權益的代表機構,就應該被尊重為解決問題的一方。一般市民倒對妳的『勇敢』覺得讚許,但如果他們發現妳或借民意搭棚,或利用邊緣化鄉議局抬轎,或目的主要落在仕途上,但仍舊對市區更大量和猖獗的僭建繼續視若無睹,這是『以民為本』嗎?

技術上,我們在新界的確見到離晒大譜的丁屋僭建,但我同樣在春磡角和淺水灣見到更不堪的狀況!林鄭月娥或的確存在判的情況。我有幸目視檢查過其中數棟舊村屋,或的確如村民所說,是50~60年代,當時丁屋政策剛起步而未強制執行的產物。當妳堅持用『不涉結構』去豁免一名知名政客的大規模僭建和擅自更改用途個案的同時,但又用上不同的標準去拆新界人的樓,或的確存在不公道!香港法律是全港性的,請一視同仁,放棄局部針對性執法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