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如果天用藍色、地用綠色;那公民黨應該用上黑色!


這兩天,公民黨發動了蘋果黨報、【左右大局】和報章政評等領地和輿論機器,向建制派發動種票和幽靈選票的總攻擊,來得精彩!作為參選者,我是絕對地認同懷疑種票和幽靈選票的存在。但這不等同脫離事實和無需客觀求證地製造新聞和輿論!現階段,所有既得利益者都有嫌疑。


畫蛇添足!
公民黨王嘉盈公然質疑,大角咀道一個『唐樓』單位,涉嫌存在『13張』南亞裔幽靈選票。或許大角咀劏房充斥,有人疑似懶聰明,畫蛇添足指該單位『無開過燈和從未開窗』,用『人跡罕至』去描繪得詭詐陰謀!王嘉盈或公民黨有多大的本領?這兩個月全天候24小時監視?新聞自由是指不用查證地肆意誤導?


真相!
被指是『唐樓』,其實是處連同閣樓共5層高的工業大廈,地面及閣樓是捲閘廠,上面是武館和工場,絕對不是俗稱唐樓的舊住宅樓宇。對區內大廈分類的認識顯然亂七八糟,還用說要代表社區?!

指是『13張』南亞裔幽靈選票,亦錯!愛打麻將的可能會牢記13只牌,或只懂抄襲不求尋證!事實上,上址總共有17名南亞裔人士登記!早在9月,選舉事務處發給候選人的資料已經清楚說明。作為候選人,我在選舉後已抽空求證,上址是個工場,的確有南亞裔人士工作和寄宿,我在日間曾經見到數名正在捲閘廠工作的南亞裔人士,他們說晚上會繼續工作,許多都兼職通宵保安行業。我亦問過共用樓梯的武館負責人,答案是的確見到他們出入,但人數和習慣就不詳。

『無開過燈和從未開窗』和『人跡罕至』又是否炒作煽情?就在大廈入口的牆壁上,總共有4個電錶、3個水氣刀制和3個信箱。我剛才再看了一遍,見到屬於被指的單位,於10月和11月郵遞給一位中國籍人士的電費帳單,當時是晚上近11時,無開燈、但有開窗。雖然無法分辨電錶誰屬,但我上回午間看時,見到4個電錶都有轉動。『無開過燈和從未開窗』和『人跡罕至』顯然與事實不乎!最少,我在樓梯牆上,發現了他們留下的字詞。


為何不入稟選舉呈請?
區議會的選舉呈請,是香港法律第547C章賦予選民和候選人的權利。門檻不是特別高,高等法院的訟費開支成本加上不多於2萬的保證金和10名選民或1名落選候選人提出即可,當然要有理據佐證當選人是不妥當地當選、或該落選候選人有足夠理據指出票數應該逆轉。

這麼低的門檻,公民黨應該用不著在黨報出口術!時常說企硬法治,為何不直接入稟選舉呈請?莫非,公民黨明知自己欠理缺證,入稟後99.99%會輸官司?抑或,選舉呈請不是司法覆核,難以利用法援制度,將公帑變成私人財富?!


聲東擊西?
是次攻勢,明顯是公民黨所為,從報章報導的案例、受訪的對象和李慧玲在【左右大局】中聲稱其工作人員翻查過選舉名冊並羅列的選區,可見到一點共通,就是都涉及公民黨人參選的選區!

身為律師黨,說話應該懂分吋、不發沒把握的箭。但如果運籌帷幄,又何不單刀直入,用他們自創的法治邏輯,大規模提出選舉呈請?

或許我想多了,但看看公民黨的目標,絕不是區議會,而是即將來臨的立法會。其選舉戰略,絕對不是硬銷惹人討厭的法治口號,而是其泛民身份!他們比任何人明白,是次區選中泛民的總票量,其實沒有太大落差。與其與人民力量和社民連惡鬥那極端10%選票,她必然選擇爭取光譜中最大的票倉—溫和泛民。其對手,早已不是民建聯,而是民主黨!

如果上述推測接近其思維,是次對象,就是明打民建聯、暗踩民主黨!仲要追打同樣選舉失利的李永達!何解?香港人不要善忘,上屆2007年區議會選舉,李永達就是被揭發呈報假地址的風雲人物、亦絕對吻合公民黨是役的種票邏輯!公民黨不用直說,對李永達按捺不住的,大有人在!


選民登記資料屬高度機密
候選人從選舉事務處獲得的選民資料,涉及機密的個人重要資訊,選舉事務處早已和候選人簽署誓章,明文禁止外洩和選舉後必須立即銷毀。從【左右大局】李慧玲口中,其欄目的工作人員涉嫌在最近非法獲得,並翻閱了選民資料,而涉及的選區,又共通地涉及公民黨參選人。這不難令人懷疑,公民黨參選人並未按規定在選舉後銷毀選民資料,及甚將資料非法供應給第三者使用。這絕對違法,亦非常不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