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1日星期日

外傭居港權案的Mafia


黑手黨英文「mafia」,有說是衍生自阿拉伯語「mahyas」或「marfud」,前者意指「具有侵略性的」,後者則為「不被接受的」。這個單字可粗略翻譯「冒失、大膽、虛張聲勢」。學者Diego Gambetta直指,是『具有野心、霸道、自負、無所畏懼、有事業心,以及驕傲』的定義。無論如何,黑手黨在人們的目光,是一群烏合之眾、神憎鬼厭、為了爭權奪利而執行私法的組織。

公民黨,人們老是說外傭居港權案的幕後黑手,她否認、反指誣衊!但骨子裡仍去策劃和支持,大逆社會主流民意。李志喜,公民黨憲制及管治支部副主席,更親自上陣!逆主流民意而為,絕對是冒失公民、對社會利益具侵略性而不被接受的霸道和自負行為。與其自圓其說是無所畏懼而有承擔的公義張顯,不如簡單直接地提問:「公民黨,是否存在牟私的野心呢」?

甚麼野心?公民黨開宗明義說君子也黨、準備執政。不就是要具備十足的道德和發展社會的決心嗎?最少,公民黨是法律界和立法層面別具能耐的一組人士,不是更要遵守法律的基本理由嗎?一條法律的訂立,是立法議員通過、繼由行政長官批准,再刊憲執行。目的是因應社會形勢和需要而建立共享的規則。其中有一個迷思,究竟立法的權力,是立法議員、行政長官還是憲報呢?公民黨內任何負責任的人,相信都能準確地回答,立法權力其實源自公民、是選出立法議員和行政長官的公民!故此,他們明白用上『公民黨』這個名稱的深厚權源意義!

作為公民的立法代表,或不斷尋求成為立法權源。公民黨應該比任何人明白,法律或法例與法例之間,存在矛盾和空隙是自然不過的暫時情況。其暫時性,是因為負責立法的人有天職責任修繕矛盾和空隙!公民黨堅拒基本法23條,絕對是展現負責任的天職行為,因為全國人大才是中國憲法第31條法定對基本法立法的權力中心,在公民黨無權修繕基本法23條產生的矛盾和空隙時,拖延或反對展開立法是可以理解。

但外傭居港權案情況就有所不同。外傭居港權案源自香港體系內法律上的矛盾和空隙,公民黨理應在發現時,推動立法會權內的修繕工作,根據社會整體利益和主流民意,將法律問題解決。絕對不應從空子裡製造更深的矛盾!媒體時常混淆司法與立法的分工,兩者在公義上存在根本性的不同,司法絕對地需要忠於法律條文,可以說沒有需要權衡不斷改變的社會形勢和主流意見,因後者是立法者的責任。公民黨在發現法律漏洞時,利用公帑,逆主流公民意向而行,絕對是不道德!是繼張豐源案後,又一個強逼社會主流和整體利益,遷就法律漏洞的怪誕行為!

98晚上討論到一個迷思。中國憲法第31條,是提供在中國國土上設立特別行政區和行駛獨立基本法的權力泉源。同時,中國憲法第1條就寫明,中國是工農階級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並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看看我們基本法第5條,就是50年不變那條,說明特區這50年內嚴禁社會主義制度,並寫明保障維持資本主義制度。

明顯,中國憲法第1條與根據第31條頒佈的香港特區基本法第5條存在非常矛盾!

如果!如果!如果!2017年有一天,民建聯在特區成立第20年,已經具備執政的絕對優勢,並決定自行拉開共產黨的面紗,在香港特區內尋求實施社會主義制度。因為遭遇社會主流的反對,故在法律上,將中國憲法第1條,與根據第31條頒佈的香港特區基本法第5條的矛盾挑起,要求全國人大繹法,並造成對基本法第5條的絕對打擊。他們絕對地模仿了2011年公民黨在外傭居港權案的口號式公義!公民黨又會有何等的體會呢?

公民黨,請懸崖而勒馬!如果不接受公民將mafia」冠名於妳,就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