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公民黨毛孟靜的「誠與信」

昨日出現一則缺乏新聞價值的報導,「保衛港台手拉手行動」與公民黨發動了「鄧忍光下台!AO Go home!」的活動。

出席人士身穿黑衣,象徵港台在鄧忍光掌管下,正式進入黑暗年代。公民黨毛孟靜在行動上批評鄧忍光,是三無處長,「無新聞知識、無廣播經驗、無誠信」。認為政府空降政務官管理港台做法不對,要求重新公開招聘處長,或由港台內部晉升。

公民黨又嚟這套,香港電台作為政府公營部門,無論內部晉升或空降政務官,都合乎法理情。台長一職並不是要為新聞做編輯,將新聞知識和廣播經驗連繫管理能力絕對是混淆視聽。毛孟靜空有30年記者經驗,對管理毫無見識,在管理的三角塔頂往上爬,專業早就不是重要因素!君有第六感,見了鄧忍光向員工開刀、或向編採施壓了嗎?

論誠信,毛孟靜在是次事件上醜陋嗎?在政府有意公開聘任台長時,她已早收三日風、蠢蠢欲動。不單只積極暴光,發動甚麼撐港台編採獨立行動,收買人心;還禮義廉在沒有輿論估計她是台長人選時,公開褒揚自己係台長合適人選,又賣弄政治,指政黨身份阻礙自己當選!司馬超之心,路人皆見!還有不為人知的呢?一位名叫Philip Bowring的國際時事評論員就正被推薦。他是Herald Tribune的時事評論員,主要筆墨都落在東亞洲和香港上。在殖民時代,Herald Tribune就是歐美英語系訪客的報章,現在已式微,變成紐約時報的策略性投資。直接點,Philip Bowring就是毛孟靜的丈夫!毛孟靜掘盡心思栽植,結果成為鄧忍光口裡的葡萄,一個「義」字掛胸前、但見不到胸襟的政客,怎能吞下去!況且,靠造新聞維生的政客,怎會放棄這盆政治油水呢?

講開又講,毛孟靜大聲疾呼,學人講誠信、講編採獨立、講自主,倒也諷刺和野人笑柄!201112月期間,不是在揭斯底理,壓迫鏗鏘集的編採獨立,企圖搔擾公共空間跟進報導的內容嗎?何時成了鏗鏘集的編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