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星期三

( 毛孟靜 ∩ 新聞工作者 )≧( CDG = 完全腐爛花崗岩 )├ 香港發展的障礙!




今早報章報導『公民黨毛孟靜指出西九龍紀律部隊宿舍 2座與角祥街中耀樓之交界位置,地質是「 Extremely weak(極弱)」、「 Completely Decomposed(完全腐爛), medium grained GRANITE (中度顆粒花崗岩)」、「 Very silty fine to coarse SAND with some fine gravel(非常粉質至粗沙土壤加滲幼細礫石)等』,因此質疑香港高鐵隧道並不安全,並要求停止展開建築工程。


穿鑿附會、本末倒置和嘩眾取寵
毛孟靜是何許人?自稱是個學者、英語專家、政治家、journalist(她強調中譯是新聞工者,不是新聞者!)、公民黨地區支部主席等。不從中判斷,深信主管言行其實主要是人的道德水平。當一個轟烈的指控,才只有幾名不知是街坊還是黨友的淒冷場面,早已說明其公信力;Anyway,她最少不是個有能力做判斷的地質學家或工程人員吧!

毛孟靜式的演繹加上新聞製造(毛孟靜新聞工作者)。就是要導出()『高鐵隧道影響中耀樓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這個恐怖的立論。是企圖用沒有根據的立論戰勝事實()的典型例子、是嫉礙香港發展機遇的一種計謀。與毛澤東當年發動文革,美其名破舊立新,骨子裡鞏固私人權力大有一脈相承之意!毛孟靜!如果追求知識,大可以往網上瀏覽、學習。CDG是指完全風化的花崗岩,與『腐爛』無關,主要成份是矽的岩土,怎會『腐爛』。更重要的是個探土程序,它是要讓工程人員,獲得目測無法判斷的資料和數據,去協助設計和監督,保障工程的安全和穩妥!毛孟靜!這還不算穿鑿附會、本末倒置和嘩眾取寵嗎?

內耗是香港選擇的發展模式嗎?
看看和我們水平接近的新加坡,其經濟和政治形勢是處於絕對的兩極。因著聖淘沙和濱海灣,形成了一個強勁、有活力和具持續性的經濟和發展形勢。與此同時,雖然新加坡政治上擁有遠比香港民主的選舉體制,但人民因為制度和種種行政措施,其實沒有公平的選擇權利,執政黨候選人每每都能大勝!上述矛盾就顯然反映在2010年的快樂指數上,新加坡在東亞敬陪末席!但話分兩頭,最近的一次總統選舉,揭視了香港人,值得反思和細味的一個社會發展和民主進程的模式和現象。執政黨推薦的候選人,兩輪點票後只能險勝。這情況令其政府在人民面前,再沒有任何滯停政治發展的藉口!這最少說明,社會文明發展和民主進程的推動模式,不一定要破壞和嘩眾取寵,在和諧的社會內,溫文儒雅的方式亦能成就大業。

停止折騰吧,政客!
有說民建聯,是缺乏自主判斷能力和道德價值觀的典例,一切遵循和諧國策,是絕對服從而不由自主地橫行的河蟹,性寒且涼、具毒性!

有說公民黨,是踐踏『明明德、親民和止於至善』核心道德價值的表表者。冠冕堂皇的前後左右都充斥厚黑下三流。為名、為利、為執政籌碼而扭曲事實、危言聳聽。一而再在貧富、階級、膚色、地域和道德價值觀上製造矛盾,是刻意阻礙社會和經濟發展節奏的狐狸,性兇且險、同具害性!

常出外的都察覺,香港人賴以光榮的因素,不但完全是前人留下,更不斷被鄰近地區的發展和突破淡化。香港社會確實像良久沒有發展,而停滯不前。勤奮、抨搏、修養和堅忍等特質已續漸地在每一代淡化!於我愚見,香港政客的兩個特徵:放下自主做奴才、以內耗製造矛盾,都是香港光環漸暗的主要催化劑。要重現80年代般黃金十年的突破,我們全民應該目標一致向前走、停止接受政客的折騰吧!

p.s. 『我撐新聞自由!』,恐怕我此語不出,就會立即成為紅衛兵批鬥對象,用他們深信只有他們才懂的普世價值向我行刑。屆時『有個兄弟睇中你個女』、『強奸你老婆』、『放火煮熟你個魚池』等不堪言詞又會再在耳邊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