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公共空間 : 是魔術還是災禍?




大角嘴北區是被公共空間問題最為撕裂的社區。原因不只於居民就空間擁有和使用權的極化。問題更因為可恥的政黨政客為討私利,而故意撕裂社區,焦點因而避開了本應是公敵的地產霸權!

港灣豪庭的小業主,深感被蒙騙,要求霸權將空間私人化並補償社會。與此同時,公民黨佔據的法團管委會,竟然一而再漠視居民追討霸權的決心,故意讓其置身度外!社區內其他居民,只能從媒體報導看變化,當感到被剝削時,從階層和享用權衍生的矛盾和裂痕就不斷深化。

區內兩大政黨怎麼了?兩個版本都一脈相承地施展拖延戰術,見黑說黑好、見白贊白靚!民建聯一方面向港灣豪庭書面支持私人化,但另一頭就完全沒有心意運用其在西分區會和區議會的票數給予支持!公民黨的毛孟靜更不解恨,老遠由淺水灣跑來挑撥矛盾,利用記者會帶動的名利慾,鞏固對同黨法團主席王嘉盈的繰控。在2011220日的記者會上更說(謄錄,聲證在文末)『你住係呢度既大角嘴居民!做咩咁得閒要行上人地屋苑四層樓,咁呀去享受人地既空間,都唔知做乜!你周圍都有通州街呀、好好既公園吖嘛!你既然一方面你係不 不利公眾、另一方面你係擾民!係擾私人屋苑既民!』。

當我們維權小組繼續默默努力糾正對霸權的工作時。20113月,公民黨的王嘉盈竟然抽我們後腿!跑到霸權的城堡、簽了份契約,內容包括一條法團發出的保障,保證對霸權過往履行公契上的過失『既往不究』,這算喪權辱苑嗎?期後換來的,竟然是霸權破天荒地動用封塵的業權票,為公民黨及王嘉盈友好,保住對法團管委會的絕對性控制!

地產霸權,因為公共空間的承諾,才得以將原船廠和宿舍變成盈滿的住宅發展項目。是誰容許這承諾,變魔術成為小業主的永恆包袱?又是那些假情薄義的?變魔術成為霸權,將一砌變成其沒有限額的信用咭、而社區居民更被逼成負債纍纍的咭主!